被低估的映客将迎来股价反转的“戴维斯双击”时刻?

来源:一点财经 0


代松阳


乐观是乐观者的通行证,悲观是悲观者的墓志铭。


3月8日,熊猫直播正式发布停服公告,相比全民直播、一直播、网易薄荷的关停并转,自带王思聪光环、身居游戏直播探花位的熊猫直播轰然倒下,对直播行业的市场预期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一时间,现金流断裂风险、用户流失担忧、风口衰败言论再度沉渣泛起。


乐观悲观的区别只在看问题的角度。在笔者看来,市场把熊猫衰败转嫁至整个直播行业,大错特错。熊猫的倒掉,恰恰意味着直播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即将成功。中小平台加速退出,一级市场烧钱泡沫基本出清,直播行业将彻底从外部资本催肥模式转向企业内生增长驱动模式,资金、资源、用户将快速向头部一线平台集聚。


而上市节点,成了直播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断龙石”,资本市场门外的平台,在上市龙头虹吸效应下已基本失去机会。


虹吸在加速:从映客财报看直播行业发展趋势


这一趋势从上市直播公司2018年年报增长数据中已有所反映。


以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为例,3月24日,映客发布2018年度最新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总营收38.61亿元;2018年净利润11.01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5.96亿元,实现了连续13个季度盈利。尤其用户数据方面,映客全年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548.7万,较17年月平均活跃用户2269.4万,同比增长了12.3%


事实上,在短视频分流影响下,去年直播用户总规模3.97亿,相比2017年是略微减少状态,能在行业整体用户下滑状况下,录得月活10%以上的逆势增长,映客这一良好数据表现背后,头部平台的存量虹吸趋势一览无余。


笔者十分看好映客未来在资本市场上的股价表现,一个基本逻辑是:在供给侧出清背景下,直播行业正在从跑马圈地粗犷1.0时代走向内生驱动精细化2.0时代,充沛现金流护城河、产品结构和盈利模式优化、强研发驱动未来扩张,将成为左右直播行业未来头部竞争格局的3个关键点。恰恰是在映客年报中,笔者找到了上述3个关键点的映射。


据映客年报,截至2018年底,映客现金、存款及理财资金共计33.09亿元,同比去年大幅增长51.65%。


33亿现金储备,这是一个与直播行业烧钱无度的大众感知完全相左的数字。而映客当前市值几何?仅仅41亿!两个数字的并列比较,你看到的不再是映客的当下,而是未来。


如果再形而上一些,熊猫的败亡不在于直播风口失速,而在于熊猫管理团队“只知烧钱、不知赚钱”的扩张迷失。映客奉佑生和熊猫王思聪,虽然曾在问答撒币大潮中有过交锋,但本质上,这是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操盘团队,一个筚路蓝缕创业维艰,一个含着金汤匙何不食肉糜,成败基因在管理团队最初风格形成时便已种下。


连续13个季度盈利,持续四年的正向经营现金流,上线11个月累计充值破10亿,19个月破50亿,到如今突破100亿元,从映客现金流数据表现,笔者看到的不只是其良好的财务结构状况,更包括其管理团队清晰的长线作战思路,以及强力内控能力甚至公司治理效率。


粘性,是笔者在映客年报找到的又一个关键词。月活用户录得逆势12%的增长背后便是用户粘性的显著提升。据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 2018年下半年,映客直播用户粘性大幅提升,在11月中下旬更是迎来39%的峰值。


粘性来自于产品结构创新和盈利模式优化探索。产品方面:去年6月初发布映客6.0版本,今年1月初再度发布7.0版本,半年间隔两次迭代,不仅开发上线多个特色社交功能,映客还在不断完善自身的移动产品矩阵,包括:针对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视频产品种子视频、语音交友平台不就、音泡等互动娱乐产品。


从产品战术角度看,核心产品创新升级+移动矩阵产品下沉,不断迭代和创新玩法,聚焦拉活和拉新,是存量虹吸战场应有的竞争姿势,核心产品升级和移动矩阵开发,彼此之间还可以实现粘性互相促进的正循环。


从内容战略角度看,映客的“直播+”泛娱乐路线图2018年也在疾进。音乐、舞蹈之外,新增了电台、交友、户外、二次元、电商多个频道,孵化了《音浪战纪》《奇葩驾到》《世界旅人》等多个垂类节目;《樱花女生》《歌手的诞生》《情绪料理》等原创IP,通过“直播+综艺”、“直播+迷你剧”,打通线上线下内容-主播-用户的IP孵化链,将直播产业链纵向延伸。


如果站在未来看现在,“直播+”战略,本质上是在抢占5G时代新型社交形态的各种机会窗口。暂且不论头部平台对于僵尸化平台的用户虹吸,只谈“直播+”在各细分行业缝隙机会的填充弥合,都远远未达需求天花板,又何来直播风口已衰竭论调?


映客财报中还有一个重要关键词是研发。年报显示,2018年映客研发开支达到2.35亿元,相比2017年的1.93亿元,增长21.8%。


自创立以来,映客始终站在引领行业技术先锋的潮头,涉及直播基础技术方面的应用几乎都是映客首创,比如秒开、美颜技术、三连麦、直播PK、千人千面等。


5G是直播行业下一场天王山之战,5G时代直播社交技术形态未定,在AI、VR、等新技术领域,映客诸如AI技术、礼物动效引擎、低延时技术、高清直播等技术预演,都只是前哨战,但笔者信奉强者恒强的基因决定论,在4G时代引领技术风潮的映客也会在5G技术卡位战中保持靠前身位,核心当然是程序员背景的奉佑生本人,他对映客 “技术极客”风格的形成起着关键支配作用。


戴维斯双击时刻?


事实上,2018年财报的数据亮点,只是笔者看好映客的阶段性验证数据,看好的核心逻辑依然是现金流、产品路径、研发基因这三大要素,这种看好是持续性的,当然也需要后续不断的财报数据来证实或证伪。


笔者之所以反复强调,主要原因是市场预期和给予映客的二级市场定价,与映客本身价值存在巨大的鸿沟,这种巨大预期差往往暗含着投资机会。


市场对于映客预期的低估之一是盈利模式单一。


这一情况在最新年报中已出现结构性改善。年报显示,2018年映客直播收入占营收比重占96.59%,相较去年明显下降2.81%,与此同时,广告收入1.2亿元,同比劲增442.2%。广告板块占比从零提升至3.15%,盈利模式单一状况已经在改善。


映客被低估的第二个理由是直播风口怀疑论。


去年网络直播用户总量减少2000多万,而短视频用户增长则是接近10%,单从数据看,短视频似乎在抢占直播用户时长和留存,但笔者想强调的是,短视频、小视频、长视频、直播,都不是模式,只是技术形态,本身并无区格,都是未来互融互通的标配形态。


短视频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捕捉到移动时代信息获取碎片化和4G时代流量瓶颈的痛点,如果拉长到万物互联和5G秒速化时代,短视频形态的优势还有这么明显吗?


我们更不能低估直播的变现能力。低估直播的变现能力,就是在低估5G时代社交的变现能力。


腾讯、淘宝、亚马逊近期纷纷加码直播,推出各自直播产品。巨头之所以押注直播,因为直播和广告、电商、游戏一样,是已被验证的强变现赛道,这和共享单车、区块链等泡沫赛道有本质区别。


连续13个季度盈利、手握33亿现金储备、一贯的技术驱动团队基因、“直播+”战略拥抱5G社交大时代,映客表现足够优秀,但市场预期给予映客的是什么?股价上市以来腰斩式下跌,至今1.99港元/股的价格,41亿港元的市值。


这种表现,不光笔者不服,即便映客管理团队想必内心也是不服的。


连同年报披露,映客也一并发布股份回购计划公告,拟不超1亿港元回购股份,映客董事会认为,当前股价已经不能反映公司内在价值和业务前景。


这更像是映客管理团队对悲观者的抗议。


在笔者看来,映客股价和价值的背离,主要在于“两个虹吸”的预期剪刀差:资本层面估值熔断式虹吸,企业层面用户垄断式虹吸。


所谓资本层面估值熔断式虹吸,是市场把直播行业在一级市场融资的熔断表现,投射到了二级市场直播龙头的股价中。





相比2016年高光期,一级市场直播行业投资额确实遭遇断崖,但直播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恰恰也是一级市场的供给侧改革,浮华褪去、胜者为王,胜者为王的表现,就是用户垄断式虹吸,反映为头部企业的业绩指标、用户粘性、市占率的不断提升。


这种传导本应是行业困境反转的良性螺旋,但当前市场却一味走向“估值熔断式虹吸”的看衰预期中,大错特错。


映客年报发布后,笔者已十分看好其未来股价,有稳健业绩指标打底,加之管理层决定适时回购,映客股价底部已夯实,年报透露未来将开启的投资并购计划,也有益于提升映客估值想象空间。伴随5G大潮快速而至,直播行业整体反转趋势已开启,明显被低估的映客,可能迎来“戴维斯双击”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