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商法》下的代购们

来源:AI蓝媒汇 0

经过3年不断起草,2年多次的会议审议,花费了共五年的时间,首部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总算在2019年元旦之日起正式实施。


但在此之前,代购圈早就炸了。


因为在草拟中的新电商法中就明确说明,开网店,包括代购,都需要办理营业执照,不管是采购国的还是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都需要缴纳税务,如果一旦发现偷税漏税的行为,将承担刑事责任。而一旦违规,最高罚款将有200万之多。


另外,《电商法》还明确了利用微信朋友圈、网络直播等方式从事商品、服务经营活动的自然人也是电子商务经营者。


这些信息,让长久隐藏在“地下”的代购群体浮上水面。而种种不安的传言其实早就在圈中浮现。


比如出现“敏感字眼”,交易双方将永久封号;支付宝、银行付款,不能微信直接付款;还有说,微信朋友圈将因此限流和降权等。


一时间草木皆兵,人心慌慌。


有人传谣,也就有人辟谣。比如腾讯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说:“所谓的‘限流降权’是谣言,其实早在2015年就有这种谣传,但最近又因为电商法出台被翻了出来。”


即便如此,《电商法》实施的几天里,那些经常穿梭于各大机场,人肉背货的代购们还是感觉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对于他们来说,“以后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甚至“准备放弃做代购了,金盆洗手吧。”


1

全职代购: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姓名:小琳

代购龄:5年

代购国家:韩国、日本、泰国

主营项目:化妆品、衣服、奶粉

月收入:几万元


“原先开箱的比例也就百分之十吧,现在有百分之九十。”对于小琳来说,今年代购生意不太好做。


因为每箱寄回国的东西基本都会被海关查,在《电商法》实施之前,这种被查的比例已经显著增加了。


“被查之后看货品的价值,太高的话会被收税,比较幸运的是,我目前还没有被税过。”小琳说。


小琳的朋友则不然。虽然不专职做代购,但平时也会帮朋友亲戚从国外带东西。《电商法》实施后,这朋友买点东西寄回家里,或干脆是自己的行李带不回去寄回国,结果到了海关,旧衣服都被收税。


“就是因为旧衣服没办法提供购物小票,是真的倒霉。”小琳替这位朋友抱怨。


对于海关来说,收税是有根据的。对于被查扣的物品的价值扣,需要提供购物小票,便会有对应的税点。但具体是多少,小琳说:“我也不清楚。”



对于小琳这样的小本代购来说,更为尴尬的是如果一旦被收税,这个钱顾客肯定会不会出的。


“因为顾客恨不得你都包邮包税,不然没人买,最后还是得代购自己搭钱啊”,小琳非常无奈,“不赚钱甚至还得赔邮费,有一次直接被扣了三千。”


小琳称自己是“佛系代购”,从来不去凑热闹排队。比如圣诞节北美地区的商场打折,别的代购都是自己没日没夜地区去排队,而小琳大部分都是直接网购。


这让小琳觉得,除了会被税之外,做代购并没有那么苦。


但把代购当职业的她,还遭遇过很多多种情况,比如有顾客问一件商品,本来成本价600,小琳往上加了50,而顾客会和说淘宝只卖350……另外她还遇到过本来说要某件商品,等小琳买完后,顾客又推脱不要了。


这些事情和已经到来的法规条文比,是真正让小琳烦恼的代购丛林法则。而《代购法》的实施,只会是雪上加霜。


2

留学生兼职:挣钱不多,风险更大


姓名:玲玲

代购龄:2年

代购国家:英国

主营项目:化妆品、保健品

月收入:不固定,平均每月几千块


赔不起——这是玲玲对《电商法》实施最大的吐槽。


她说,“不是挣得少了,而是风险大了,每天提心吊胆的。”


在代购界,很多大代购都被小代购仰望。大代购们体量大,“香奈儿什么的包包鞋子一堆一堆的代购,但是会很累。”但同样,他们被税一次无所谓,然而对于小代购,税一两次就可能意味着是赔不起。


“赚的真的多。”是代购们之间鄙视链的常用词。这行衡量个人实力大小很单纯,直接看赚钱数额就可以了。


所以用户对代购来说很重要,玲玲分析,“之所以会找代购的原因是信任吧,总怕在平台上买到假货。像我这样的小代购,还有好多人反复问是不是真的,拜托,我也没有渠道去搞假货啊。“



玲玲的榜样,是之前认识的一个学姐,她在直播平台上做代购。“她赚得就很多,不过那个样子是很累的,她是毕业留在这边,就全职做这个了。”


除了留在国外专职,玲玲身边也有同学有入驻一些社交电商平台,比如小红书,网易考拉,洋码头,上面有买手代购,这就相当于自己开个淘宝店铺。


“进入平台有安全的保障,但成本也是相应的增加。”其实很多人找我们这种散落在微信的代购,就是因为我们成本低、灵活,并且相对便宜。


但《电商法》的出台,显然狙击了这种低成本和灵活性高的“散户”代购。眼下,玲玲已经放弃奢侈品代购,因为运费高,被税的风险也高。


《电商法》出来之前,像玲玲这种月入千元的小代购,寄奢侈品都是包邮。寄送的货物不会被收税,不会被查,但是邮寄时间超级久——但是这样的保险路线现在也没有了。


“现在基本上寄回去就会被退运回来。”玲玲很无奈。然而她又不想进入任何平台,一是不打算将代购生意做大,“就帮周围朋友带一些,还是上学为主。”此外玲玲的家人也不支持她做这份工作。


3

平台分销商:门槛加高,必须转型


姓名:Nancy

代购龄:5年以上

代购国家:北美、欧洲、新西兰

主营项目:家居日用、母婴用品

月收入:大代购年赚百万,千万以上也有


Nancy是大代购。生意很大,但压力也一样大。


现在因为营业执照问题,她的生意可能面临戛然而止。


“很多代购都不做啦,不做的原因也不并是因为税加重了,而是需要有两国的营业执照。”她说。


成本提高一部分来源于《电商法》的颁布——被税几乎成了人所共知的事情。另外就是开始强调需要执照。


“执照让旦门槛提高了,一般小的代购没有执照就不能干了。毕竟,合法经营事前提哈。”Nancy懂法,但同时也感到无奈。


实际上,对于代购们来说,这个营业执照并不好申请。所以很多代购直接转型到了跨境平台。



在国内,成立跨境平台也掀起一股风浪。这些平台大多由大公司发起,他们按照国家要求合法经营,代购们的加入则成为他们的分销商。


这些平台都有合法的手续,也有分销模式,对于Nancy来说,如果不想要做大的生意停止的话,加入这种平台是最好的选择。


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趋势。


“以后的趋势大概是很多个人代购被平台整合。”Nancy说。


对于很多打游击的代购来说,压货是非常危险且不值得的表现。而平台则将这种风险消解。因为——所有的货都由平台发出,代购只分销即可。


在这个闭环中,代购们只负责积攒已久的客户和流量,剩下的一切交给平台。


Nancy认为平台的增加显然抬高了代购的入门成本,到另一方面也加速了“老代购”们的转型。很多人进入还不太习惯这样的商业模式。


“一般来说,卖完了东西之后的钱都是直接到平台,平台再把佣金返给代购。”很多人觉得这样很麻烦,不能完全掌控,但Nancy觉得,这也许就是转型中的阵痛吧。


毕竟偷税漏税、假货泛滥、个人信息遭泄露、售后推卸责任等代购界乱象,必须随着转型而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