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美团没有一单40块的补贴,又会怎么样?

来源:记者站 0

在南京不温不火的美团打车,在上海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也是王兴第一次顶着外界所有不看好,然后一意孤行。


一个共识是,在打车软件疯狂烧钱早已尘埃落定的时候,在羊毛党纵横互联网的今天,想要打破市场惯性来获取用户,除了要有绝对占优的产品内核外,只能靠补贴。



美团的策略很精准也很成功,据称,上海上线的当天,美团打车就完成了30万订单的惊人成绩。暂且不说有媒体爆出,“30万订单中刷单几乎占了40%”这一数据的真假,只看美团在上海铺天盖地的广告就能得知,王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为了求证补贴力度究竟有多大,我打电话问了上海的一个朋友。一番寒暄后,当我问及是否听过美团打车时,朋友显得很激动,用明显提了一个声调的语气说,废话,我现在就在用,不赶紧用就太可惜了。


我告诉他,听说优惠力度很大,你跟我讲讲究竟是个什么力度?



朋友琢磨了一下说,大概就是打车不要钱吧。比如我从家到公司,如果打出租车的话是16块钱,用滴滴的话是17块左右。但是用美团的话,只需要支付一分钱,随用随抵扣。


我又问,那这种优惠是有次数限制的吗?听说是发几张优惠券,这些券用完之后会回复原价吗?朋友回答说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只要打车就给,还没碰到过没券的情况。


恍然记得这种优惠盛况,只有当初滴滴和优步补贴大战最凶的时候才出现过。美团从起步期就将用户期望值拔高到这样的地步,足以见到它想要重新制定市场的野心。


最后我问他,那要是没有补贴了呢?你还用不用?朋友嗤笑,没补贴的话,得看用什么便宜了,要是比以前还贵,那不是谁用谁傻?实在不行还可以打出租坐公交地铁。


不难看出,美团打车入局,对整个网约车市场是一件好事,它变相的扩大了网约车市场。在这一点,滴滴方面也是认可的,其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就曾在朋友圈发表长文称,感谢美团通过补贴,一起做大市场,但过高的补贴会引来黑产和刷单,既对出行行业造成巨大创伤,又会致使大量外牌车涌入,造成安全隐患。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拨通了朋友的朋友的电话,一位在业余时间开网约车的司机。



据他直言不讳的说,注册成为美团打车司机就是为了薅羊毛。平时一单可以赚20块左右,周六周日可以跑的多一些,在线时长和最低单数完成后,可以拿到600多块补贴,赚的更多。


在通话过程中,他还不停吐槽说,虽然没试过滴滴和优步的司机版,但美团打车的司机版感受不是很好,经常派到好几公里外的单子。跑过去费油,但又舍不得放弃,很是纠结。除此之外,地图导航也不太好用,经常选择一些奇葩的路线。对于他这个非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来讲,光是走错路和绕路,就发生过好几次。



当我问他羊毛薅完了怎么办?他嘿嘿一笑说,当然是回去上班啊,我又不是专职跑这个的,赚一笔就走人了。我问他,这样赚补贴会不会对美团方面不太公平?有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理直气壮的回答,凭本事薅的羊毛,为什么要觉得羞愧?他表示自己已经算讲究的了,一些专职司机薅起来更疯狂。除了和一些职业刷单者联合起来赚补贴,更有甚者,为了补贴和单数,还会扔乘客。


补贴不可怕,刷单也和司机乘客也没太大关系。但是为了补贴扔乘客,那就可怕了。它毁掉的,是用户对整个网约车行业积累下来的好感度。


美团的疯狂补贴,从用户和司机的角度来说,是乐意看到这一场景的,毕竟你我皆为羊毛党。但从公司和市场的角度来说,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两败俱伤。


身边有同事就是羊毛党,他非常期盼美团打车能够赶快进驻本地。这样一来,他就又可以享受到“不花钱就能打车”的待遇。对于市场竞争现状是否合理、安全是否能够保障等问题,他表示不在自己的关注范围之内,“美团多烧一天,我就享受一天,我巴不得美团能有钱一直烧下去。”



但美团真的能一直烧下去吗?


据传闻,美团已经启动了IPO。那就可以理解疯狂烧钱的目的何在——抢走一部分滴滴的业务,给资本讲一个动听的故事,以达到提高估值的目的。但有两个前提,一是资本认可并入局这一事半功倍的营销;二是美团在烧光运营资金前,就获取到足够的用户留存率。


从“来自科西嘉岛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到“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也许美团打车的目的是有朝一日烧出“至高无上的陛下到达他忠诚的巴黎”。但王兴和美团都忽略了,2018年已经不是“补贴式营销”的天下,被养刁口味的用户早已没有产品忠诚度一说。


王兴和美团真正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是在羊毛薅完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