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封道歉信引发的综艺惨案,灿星能靠《这!就是街舞》IPO吗?

来源:AI蓝媒汇 0

早早上线了半个多月,《这!就是街舞》终究是没打好这张时间牌。


虽然已经突破了3亿大关,但对比隔壁家《热血街舞团》首日播放量就突破1.4亿的成绩来说,上线近一个月的《这!就是街舞》根本毫无优势可言。


内容上呢,“冲突”连连、学员怒怼、导师看脸的话题频频登上热搜榜,唯独没有“街舞”的影子。


特别是在连发三封道歉信的“助攻”下,甚至自家导师都开始对节目产生质疑。



热度不够,冲突来凑


节目还没开播,制作组内就先乱成了一锅粥。


先是和《这!就是街舞》接洽许久的王嘉尔在官宣前突然反水,转身投奔隔壁家《热血街舞团》,打的导演一个措手不及,只好找来韩庚救场。



但失去了王嘉尔,即便有易烊千玺坐镇,《这!就是街舞》本身的流量依然削弱不少,“制造冲突”便成为最后一剂猛药。


在海选中,易烊千玺疯狂给毛巾后反悔更新玩法、黄子韬要第26条毛巾否则罢演、罗志祥让break boy做上肢动作遭学员diss、韩庚过于理性将待定进行到底…


每位队长都相当敬业,努力把学员的不满引到最高点,进而把“冲突”带上热搜。



学员之间的火药味则更加浓重,一言不合就battle、不服组队来battle、寡不敌众帮battle…频率差不多能赶上张艺兴的Balance了。


而到了第4期,黄子韬一句“我们四个都不是专业的跳舞舞者”成功引火上身,罗志祥、韩庚紧随其后开始新一轮队长“冲突秀”,不明情况的易烊千玺只能在一旁默默吃瓜,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随着一封又一封道歉信的发布,《这!就是街舞》坐实了“行业道歉第一”的地位。


好好的选手角度赛演变为冲突升级战,前3期被用烂的套路早已使观众疲软,播放量严重缩水,虽然这周稍有回升,但有了隔壁《热血街舞团》的冲击,想来也是难有起色。


“先发制人”反遭“碾压”?


使打响了街舞网综第一枪,《这!就是街舞》依旧没有把握好时间优势。


不仅在开播前期损失王嘉尔这一员大将,有利阶段内也未完成口碑收视的双链收割。



反观《热血街舞团》,陈伟霆、鹿晗、王嘉尔、宋茜的明星阵容本就强强联手、自带流量,加之网友寻求安慰和猎奇,播放量自然就上去了。


可以说这1.5亿的播放里,少不了《这!就是街舞》的前期“贡献”。


两家的街景布置类似、开场流程稍显雷同,但显然《热血街舞团》背后的制作团队更受资本青睐。


凭借现象级综艺《中国有嘻哈》,爱奇艺终究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即使在节目结束后爆出诸多“嘻哈”黑幕,却没能掩盖其制作的精良。



曾创造过26.8亿总播放量的团队,一上线就为《热血街舞团》赢得了6.5亿招商费,致使《这!就是街舞》前期“6亿天价招商费”的造势付之东流。



而在节目正式播出后,开始的导师show让网友大呼惊艳过瘾,满是霓虹灯的街区也满足了潮流年轻人对炫酷的需求。


赛制上来说,《热血街舞团》整体节奏偏快,打团战的设计赋予了街舞感染力和震撼效果,成功将8千多万的微博讨论量收入囊中。


虽然《热血街舞团》过于炫技,镜头篇幅也给导师过多,但起码没有灿星凭空捏造出的“冲突”那么鸡肋。


不成熟的试水


同样是灿星制作的《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玩的依然是“歌声不够,斗嘴来凑”的戏码,和这次顶锅的“冲突”如出一辙。


只是用相同的招式保证节目延续勉强可过,但想冲刺IPO未免有点痴人说梦。


事实上灿星的上市计划从2014年就已逐渐启动了。



彼时的灿星还站在《中国好声音》形势一片大好的浪尖上,但在经历过和唐德、Tapla之间关于《好声音》的版权大战后,灿星陷入了用套路制作综艺的怪圈,再无“爆款”产生。


2017年12月18日,灿星制作宣布以210亿元人民币估值完成首轮融资,并计划于2018年年初申报IPO上市。


毫无疑问,《这!就是街舞》是灿星上市之路上的最后一波冲刺,但单就节目本身来看,并未看到应有的“拼劲”。


“我们会走最大型的综艺真人秀节目,要么就做小投入大产出的真人秀、脱口秀节目。我们不太会去做那种就是居于中间的这种节目,就是投资也中量,影响也中量。”


3亿的投资体量不算低,但距离陆伟说的“最大型”三个字还相差甚远,特别是在面对爱奇艺对标、和IPO的巨大压力下,灿星还是没能跳脱“传统”二字对其根深蒂固的影响。


想用老套路造新爆款,甚至成为冲IPO的筹码,灿星这场梦做的有点过于梦幻。


毕竟灿星的制作总裁田明曾在之前的采访中提到《中国好声音》要做14季,可加上改版后也只有短短6季,就已然撑不起观众的期待。


而刚播到第4期就被网友们“怒弃坑”的《这!就是街舞》又能走到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