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人王峰:我想做雷军大哥好多年

来源:蓝媒汇 0


作者 | 魏晓  来源 | 蓝媒汇


有大把的捷径可走,干嘛还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王峰总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当年从在金山仅次于求伯君、雷军的位置离职创业,足足历经八年才在2014年年底将公司蓝港互动带到上市,作为第一代游戏人,王峰是最后一个在资本市场登场的,也是尝尽了苦头以及长征的艰辛。


王峰的内心是拒绝这种缓慢增长的。要知道在创立蓝港互动时,王峰的愿景是一年发展,两年上市,三年进入网游第一阵营。但最终结果则是,王峰的这一豪言推迟了六、七年才实现。


六、七年已是日月换新颜了。本来还是一线互联网大佬地位,结果硬生生被拖成了三线人物,王峰自然是不满足于现状的。


以至于公司熬到上市那天,跑去敲钟的王峰远没那么高兴。他将此称之为麻将中的“屁胡”。


玩麻将的人应该都知道,这是胡的最小的牌,也是赢得最少的牌。而一般打“屁胡”的玩家,也常被调侃为没梦想,没追求的咸鱼。


王峰不是不想玩大,兼带书生气与草莽气于一身的他,骨子里永远是企图占据舞台聚光灯中心的表演者,在外行事常处处要强,耻于人后。


只是当时,他的手中没有多少牌面。


身居高位出来创业,带着一帮信任他的兄弟,被一群人看好,东突西撞,却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王峰一度怀疑这是命的问题。连带着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打开过一个瓶盖上面有奖,都拿来成为了其顾影自怜的印证。


高傲的心气逐渐被难捱的时光打磨殆尽,王峰曾有的要在游戏行业做一代宗师的使命感或也没那么强烈了。


这个古典互联网人刚在公司上市后说完沉下心来做事,打造中国梦工厂,结果没多久便投向了正值疯狂的风口,也就是区块链的新世界。



今年2月8日,王峰成立了区块链资讯门户火星财经。仅26天后,便宣布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泛城资本、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明势资本,估值1.5亿人民币,接近蓝港互动一半的市值。


相比较蓝港互动在游戏行业跌跌撞撞,火星财经的资本追捧,也让王峰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神速。


甭说疯狂,还是泡沫,一旦上瘾,就停不下来了。


区块链上瘾


区块链人无春节。王峰也是其中一位。


自2月8日火星财经上线以来,王峰亲历亲为,每周一、周四晚10点,以微信社群的方式,以“王峰十问”的方式连续对话了薛蛮子、帅初、陈伟星、李笑来等区块链有头有脸的人。



薛蛮子那“区块链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干出BAT”,陈伟星的“朱啸虎想死在旧社会,我想活到新世界”等刷屏话语,都是出自于“王峰十问”。


游戏大佬王峰俨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区块链圈的媒体大佬。圈内摸打滚爬这么多年,互联网一线老兵坚守阵地近二十年,人脉、关系是不缺的,手下还持有一游戏上市公司,薛蛮子等人自然也是要给王峰面子的。


况且区块链当下就等着放大声量,高声呼喊。王峰显然是个非常合适的传话者,他也瞅准了时机,区块链中徐小平薛蛮子之流走的是投资人路线,蔡文胜陈一舟等走的是行业公司路线,王峰则选择了媒体,投注了大量精力放在火星财经上。


伴随着区块链的疯狂,王峰也终于有那么点站在舞台中央的意思。八年游戏岁月,不抵短短几次“王峰十问”。拥抱风口,走捷径,有什么问题吗。只是总有不识趣者,要问王峰这么一句,还做游戏吗。


王峰或会心想,早知道有这么容易赚钱的方式,何至于去勤勤恳恳去做蓝港互动。只恨区块链这一新事物还是来的太晚。


在蓝港互动如长征般的游戏岁月,王峰早就有过复盘,思考自己当年面对创业时的方向选择是否正确。他做过反思,认为错误在于过分依赖先前的职业技能和惯性,一上来就选定了自己做过的网络游戏。



2007年蓝港互动成立。在这一年中国端游市场里,腾讯强势杀入,陆续开始代理DNF、CF以及后来的一系列游戏。再加上网易、盛大等的一贯强势,使得在后3年内,整个端游市场对创业者的想象空间很小。


蓝港互动未能从中尝到甜头。再之后,便是整体端游市场出现疲软迹象。随后蓝港互动最终选择全面转型手游,才最终拿到船票实现上市。相比对手,上市时机已经太迟了。


互联网江湖中,王峰也逐步边缘化,地位下滑,昔日荣光不再。其中苦闷,他自然是切身体会。2008年的一天,一个猎头挖蓝港团队的人还挖到了王峰的头上,对方拉拢他:一家大公司在招游戏制作人,你金山的前同事说你这方面不错。


王峰没忍住直接开骂,你他妈的你想清楚,你在跟谁说话?


雷军小弟


之所以怒不可遏,不仅仅在于猎头的不长眼,去公司挖人,结果还想着挖老板,不是让后者自承其败,自找难堪,王峰可能更在意的是,金山前同事的现身说法。


非常爱面子的王峰很介意别人提及其过往在金山时的辉煌经历,因为对比起创业,反差明显。此前在一些公开场合露面,对其的介绍大多都把前金山副总裁放在前面,这让他感觉非常痛苦。



离开金山,王峰是很想证明自己的。


昔日的下属,暴风的冯鑫看得更加准确,出身金山的创业者人人皆有一种“弑父情结”的心态。王峰也是如此。蓝港互动上市前他曾经公开表示,好歹也要把蓝港做得超过金山,“如果发现今天还不如过去干得好,那不有病吗?”


与其说王峰无时不刻想着超越金山,不如说超越雷军,那个跟王峰同龄,且一同面试成就金山的人。


当年在金山,王峰仅排在求伯君、雷军二人之下,三人成为“金山三杰”,但王峰就是不愿意甘当雷军小弟。



2006年12月,王峰提交了辞职报告。他走的时候还跟雷军说过一句话,是下楼撒尿的时候说的,他建议雷军去读一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这对金山有好处。王峰是在借鉴历史,郭沫若在抗战刚刚胜利的时候,便建议领导人去读一下这本书。


王峰认为当时的金山正在逐渐丧失某种理性,雷军也把卓越网卖给亚马逊套现一笔,有钱了,说话口吻就不一样,太不淡定了。


当然这只是离职金山的一方面,另一层面上是王峰说他倒不是一心想当CEO造反,但在金山,他还是没空间了。在金山已经做到头了,再怎么升,也是在雷军之下的。


所以出来创业,自封为王。


超越雷军


王峰不想再跟金山的人有任何瓜葛。其实雷军给过很多暗示有过表态,王峰如果真有一天想自己干,我雷军马上一千万给你。可王峰就是不接这一话茬。在他看来,出来还要雷军的钱,当小弟没当够啊?



不难看出,王峰的“弑父情结”针对的就是雷军。其过去金山直属下属,现在的乐动卓越CEO邢山虎就认为,王峰内心希望有一天能够与雷军“平等对话”。


只是“平等对话”,真的太难。不仅仅是公司市值在一个量级,也是江湖地位。


现在蓝港互动的市值跌到只剩4.76亿港元,而准备上市的小米估值都已经接近千亿美元,且雷军还当选了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当下正是春风满面。



冯鑫曾建议《人物》的记者在采访王峰时,一定要好好问他,是否觉得这一生还有机会把雷军挑战掉吗?


王峰回答这一问题时,开口说想到这个问题会让他感到痛苦,他同时也表明跟雷军做比较没有意义,主要是没法复制别人的运气。


显然,王峰认为他比雷军缺的运气。可是雷军在从金山出来,转身做了致力于新国货的小米,一步步稳扎稳打,经历过高峰低谷又奋力重生,而王峰则将自己的翻身之路,押宝在目前被认为充斥着多数骗局的区块链。


创业一路艰辛的王峰走走捷径,没什么问题。只是区块链真的如薛蛮子所说,能人人都成为BAT吗。


这可能也是一场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