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之战落下帷幕?说网易云音乐“一统江湖”太早!

来源:蓝媒汇 0



在音乐播放器的红海市场里,不得不说,网易云音乐是一匹黑到不能再黑的黑马。但细想来,在互联网时代里,只要带着社交属性,一切奇迹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网易云音乐好不好?确实好。好到在知乎、豆瓣等“逼格”社区,夸网易云音乐已经成为“政治正确”。无数用户高呼“网易云音乐就是我的本命”,顶着他人的不解,狂热的声称,哪怕没有版权,宁愿听翻唱甚至不听,也不愿意换平台。


和用户体验两极分化的是,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曾处在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现而今,这最后的短板,似乎也补齐了。


2月9日,腾讯音乐与网易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3月1日,网易音乐和华研国际宣布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目前全量音乐曲库的授权。3月6日,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宣布,双方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别说业内,连网易云音乐的用户们都膛目结舌。



1.


这一巨大变动是有迹可循的。


2017年10月,国家版权局曾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及国内几大网络音乐服务商,当时版权管理司副司长段玉萍曾狠批过音乐独家版权这一现象。


监管层的这一表态,迅速的逆转了风向。哪怕对版权新闻不太关心的互联网圈,都掀起了巨大波澜。也难怪,不论是用户还是平台,曾被视频独家版权捅的那一刀,到现在还疼着呢。


时至今日,视频独家版权仍旧是一笔烂账。特别是电影爱好者们,如果想要满足观看需求,就不得不做好充值多个平台会员的准备。


音乐独家版权也一度走到这个老路上来。在2014至2016年间,数字音乐市场结束了战国时代,只剩下腾讯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



这一格局,直接造成了小平台们要么以落败收场,要么在三巨头的阴影下苟活。大鱼吃小鱼,资本们是乐意见到这一现状的,以后的竞争无外乎就是大家各凭本事来蚕食市场。


可坑苦的,是用户。举例来说,如果有人同时喜欢听周杰伦、林宥嘉和许嵩,那他就惨了。比视频独家版权更麻烦的是,他不得不在听完一首歌之后,迅速打开另外一个播放器播放第二首。


从用户便利角度上看,这简直是开互联网发展的倒车。


这一场景是真实存在的,在艾瑞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研究报告》中显示,腾讯音乐以高达90%的音乐覆盖率位居第一,网易云音乐以70%覆盖率紧随其后,阿里则仅以20%的覆盖率位居第三。但值得注意的是,这20%包含了滚石、华研、寰亚等唱片公司,而这几家唱片公司,旗下拥有多个极受内地用户欢迎的艺人。


有意思的是,在约谈发生的前一个月,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达成版权战略合作协议,上演了一出“魏吴联合欲取蜀”。


网易云音乐得庆幸,战火还没烧起来,就被国家版权局给捻灭了。当然,约谈背后有无网易云音乐的推动,就值得玩味了。



2.


如果不是约谈来的太快,被套上版权枷锁的网易云音乐很容易就会失去数字音乐市场的话语权。除了腾讯以版权作伐、以大势压人之外,网易云音乐作为一款爆红的产品,底蕴实在有些单薄。


仅仅用了两年,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就突破两亿。相比于酷狗六年7500万、天天动听四年7000万,没直面过惨烈厮杀的网易云音乐更像是被用户宠坏的孩子:过快的发展速度,使得网易云音乐并没有尽早的参与到音乐版权的购买,主动权始终掌握在腾讯音乐手中。



之所以一炮而红,除了归结于网易做产品一贯的极致之外,还得感谢一个人,王磊。


网易云音乐的诞生也颇具戏剧化色彩。2012年春节,在美国休假的丁磊想要听一些高质量的音乐,但发现市面上所有的中文音乐产品都不足以满足自己的要求,这让他萌生了自己做一个的想法。


于是在回国之后,杭州的一个酒吧里,丁磊向时任网易娱乐频道主编的王磊阐述了自己的产品理念,那就是做一款提升整个中国人音乐审美水平的应用。不考虑市场前景、不考虑战略布局,只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把每一个细节提升至极致,并任命王磊为产品总监。


这个决定让王磊很是懵逼,王磊是个妥妥的文艺青年,既做过传统媒体,也在唱片公司呆过,但却是个技术小白。


丁磊的理由很简单,我不需要一个攻城狮程序猿去做一个和市面产品毫无差别的东西,我要的就是一个从用户出发、能抓住用户的东西。


被说服的王磊完美的执行了这一策略,直接改变了网易云音乐单纯的“播放器”角色,使其更加个性化人性化。网易云音乐的继任者们,一直秉承着这一点,并增添了“情感出口”——评论式社交。


只要记性不算太差,应该都还记得网易云音乐在去年年初搞的地铁活动《看见音乐的力量》。


这是一场完美的互联网式的营销,以音乐的金句评论为载体,以UGC的模式,轻而易举的引发大量共鸣,击中了都市男女们一贯以来的自我孤独感。


这是网易云音乐上线以来的第一次线下广告,优质的内容除了让网易云音乐赚的盆满钵满,更带来了多家的广告联营、无数的公号10w+和微博的上万转评赞。连非大热点不跟的杜蕾斯也放下身段,做了跟风海报。


文艺范儿,作为网易云音乐的最大特色,同样也是最大短板——过于强调用户,反而缺乏音乐硬核,一部分非网易云音乐的用户直言“太过装X”。



3.

当然,讨厌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毕竟只占少数。


在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后,财经网在微博上发起了“你选择用哪个?”的投票,参与人数约6万,近75%的人投给了后者。看起来,解开版权桎梏、备受用户推崇的网易云音乐从明面上,似乎距离赶超腾讯、一统数字音乐的江湖不远了。


然而事实上,网易云音乐赢的这一阵,很有可能是腾讯音乐拱手送出的。换言之,腾讯音乐玩了一出高明的田忌赛马,用版权上的暂时媾和,兑掉了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发展潜能。



需要注意的是,按照业内惯例,在线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的版权合约一般是两至三年。但是从以往来看,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版权转授期限多为一年。合约到期后,该怎么续约、以什么价格续约,则是腾讯音乐需要拿捏的问题了。


事实上,在政策推动下,目前双方已自觉的将战场挪到了他处。两家的握手言和,也将一度被百度毁掉的中国音乐版权市场,拉回了正轨。


可这个时候,腾讯音乐的庞大战略布局优势尽显,基础不牢的网易云音乐就尴尬了。


除了版权外,腾讯音乐握有的最大杀器是多个产品的应用场景和垂直细分。如酷狗推出特色的KTV伴奏功能,酷我融入的音乐直播和秀场模式等。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音乐似乎更受95后甚至00后喜欢。酷狗旗下的5sing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孵化出一批如河图、i2star、双笙等备受二次元和古风圈喜爱的歌手。当下,很多以大IP改编的热门电视剧、电影、网游等,其主题曲、插曲、同人曲,多数出自5sing,拥有很强的引流能力。


网易云音乐自然是不肯坐以待毙的。在2017年8月举办的网易云音乐沙龙上,副总裁丁博抛出了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力图进行“开源”。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也开始支持上传短视频,并着重推出主播电台栏目,试图打造出一个多元化的泛娱乐应用。



只能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回头看来,能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数字音乐市场早已不是那个得播放器得天下的年代。大家的竞争逻辑,都是尽可能的增加特色功能,同其他视听娱乐APP争夺用户时间。


百度音乐出局以后,阿里音乐收购大麦网,开始将目光转向线下演出、票务等市场,将自己放在一个相对超然的位置上隔岸观火。真正在场下搏杀的,只剩下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两家。


透过这一和平假象,背后其实早已暗流涌动了。至于那些说“网易云音乐一统江湖”的拥趸们,高兴的着实有些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