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的好基友

来源:蓝媒汇 0


作者 | 魏晓   来源 | 蓝媒汇


王欣,已不再是囚徒。


洗澡、理发、再来一顿美美的大餐,仪式性很强的过场走完之后,牢狱之灾的霉运去除殆尽,剩下就期盼着转运了。


不过没有朋友捧场,没有兄弟力挺,即便再做足了戏份,上演的终归还是落寞。


王欣是幸运的,大多数国内网民嘴上都惦记着他的好,还帮他数着出来的日子。等到出来后,何小鹏、姚劲波、李学凌三人便组了个局,给王欣接风洗尘。


图:姚劲波 王欣 何小鹏 李学凌


几人的合影中,王欣笑的很开。饭局之上,也是就着AI、区块链、视频等下酒菜谈笑风生。在老铁们的陪伴下,极短的时间内,王欣便完成了正式归位。毕竟互联网江湖曾有快播的传说。


人们常说,患难之中见知己。王欣当是深有体会。快播涉黄案发后,哪些人进行切割,哪些人不离不弃,再到今时,谁又当他是好兄弟给他接风洗尘。


要知道王欣虽然出狱,但毕竟是一个有过污点的人。不然饭局之中,为何不见周鸿祎。


业内都知道,后者才是王欣曾经最为亲密的伙伴之一,不仅是快播的天使投资人,积极在各个场合为王欣站台,更是曾经盛赞王欣是盛大系最好的产品经理,还是不下一次对陈天桥兄弟说的。


图:周鸿祎 王欣


但在王欣入狱三年以来,周鸿祎甚少就快播发声。期间还曾有快播前员工爆料,指责周鸿祎过河拆桥,“撇得太干净”。其实这也没什么。商人本性就是趋利避害的,更何况周鸿祎现在已然穿上了警服。


两三年来最近一次跟快播有过关联,还是距离王欣出狱三个月前,周鸿祎亲自发布了360短视频产品——快视频,LOGO跟快播非常相似。网友们都说,老周还是精明,轻轻松松就省了一大笔宣传费。


打赏朋友


王欣还是有好基友的。


在快播王欣太太2015年6月那篇《老公你好吗》的微博文章下,人们发现为其打赏的不仅仅有快播的忠实用户,同样有分量不低的互联网企业家。


给王欣接风洗尘的姚劲波、李学凌都出现在打赏名单之列。对了,还有唐岩。彼时快播涉黄案已尘埃落定,王欣也坐实了罪名,能在公开的社交媒体上给快播王欣太太文章打赏,基本上等同于表态支持王欣。


微博可是藏不住秘密。明星们取关、点赞、彼此互动的小动作,都能引发一场规模宏大的口水战役,或者看出彼此恋爱等的端倪,更何况是指向性更明显的打赏了。


唐岩跟王欣应是旧识,从其打赏回复对王欣太太的称呼上可以看出。而姚劲波跟李学凌,同样与王欣关系亲密。


就在出事那一年的2月27日,王欣就转发了李学凌一条关于互联网思维的微博,并配了一个鼓掌的评论。


更早之前,他还在微博与当时还在UC的何小鹏互动。



2013年12月14日,何小鹏微博感慨,发现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很少和“科技”关联了。王欣转发并回复称,小鹏,我们要坚持!


唐岩、姚劲波、王欣都是湖南人。何小鹏、李学凌、王欣则在广深的互联网江湖打拼已久,彼此会有大量交集,不难预见。


事实上何小鹏爱好钓鱼,且热衷于在没有手机信号四周无人的大风大浪中漂泊钓鱼,就是跟王欣学的。


圈里都知道,王欣最爱钓鱼,还是海钓。坊间传言,2014年王欣被通缉期间,有关方面让人约他在济州岛海钓,他果真赴约,飞机落地无法入境,被警方押解回国。在后来的庭审中,王欣称不知道自己被通缉,去济州岛目的就是钓鱼。


王欣称何小鹏为小鹏,何小鹏则叫他王大师。是的,朋友都叫王欣为王大师。


大佬伙伴


在过往跟王欣关系紧密的互联网大佬,还有三人,按照交集顺序分别为曾李青、陈天桥、周鸿祎。


1999年毕业后的王欣,去了深圳加入龙脉信息。不到一年前,龙脉信息的曾李青办公室里,马化腾、张志东找上门来,讨论创办腾讯的分工问题。


王欣来时,曾李青已走。但很快,王欣就听说了这个公司前辈成为了腾讯创始人之一,事业身家名望都暴涨。可以说,曾李青的成功对王欣触动很大。2002年的时候,仅22岁的王欣开始创业,然后认识了陈天桥。


图:陈天桥 王欣


据说王欣的技术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都很受陈天桥欣赏。那时候的陈天桥,是中国首富,是互联网先驱,也是盛大员工口中的“桥哥”、“老大”,王欣口中的“天桥同志”。


2005年创业失败后,王欣加入盛大,为陈天桥的家庭娱乐计划开发盒子。后来,大家都知道了,由于过于超前,陈天桥的家庭娱乐计划最终夭折,其本人的网络迪士尼梦想渐行渐远,最后也逐渐退出了互联网的主流视野。


很多盛大员工都看不懂当年陈天桥的一意孤行,王欣也有过反对意见,但天桥同志对盒子的执着、家庭娱乐的远景,深深感染了王欣,使其在后续创业,一直有着盒子情结。


2006年盛大盒子项目失败后,王欣重回深圳继续创业,一年后创办了快播,一度资金紧张,然后便等来了曾李青以及周鸿祎。二位当时都是互联网响当当的人物,两位投资人也很帮衬王欣。但问题在于,曾李青跟周鸿祎并不怎么对付。


王欣左右逢源,也很吃力。


曾李青认为快播有流量、有收入,应该尽快上市,为公司获得较好的现金储备,发展移动端。周鸿祎则经常把自己在移动端的想法和意见扔给快播管理团队,但与曾意见相左。


而彼时王欣则沉迷于快播盒子的研发,对其他事务不太上心,两大股东经常吵架,以至于公司在管理层面出现问题。


王欣是个技术宅。很长时间里,王欣的微博简介里都这样写着:“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王欣生性并不高调,专心产品的他也很少出席公开场合。


也就2013年快播小方发布会,王欣得以站上舞台,展示自己的湖南口音极重的普通话。不过就算那场他为主角的发布会,还被周鸿祎强势的气场给比下去了。


对于一些政策风险,他更缺乏足够的把握度。


快播出事之前,由于与周鸿祎关系不和,曾李青最后成功退出了快播公司。而在风险升级之时,还有投资人认为,凭借以往硬关系,快播面临的很多难题都可解决,并游说王欣接受方案,最终吃了大亏。



总有人在想如果快播未被定罪,王欣也没入狱,三年后的快播以及王欣的行业地位会是如何。毕竟当时快播已积累了3亿用户,且其P2P技术以及短视频剪辑发布等,都在后来要么成为金矿,要么成为风口。


但可惜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