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最摇滚的一群媒体人,告别了

来源:记者站 0

作者:张江


没有拥抱与痛哭流涕,也没有在烟头与满是稿纸的会议桌前惆怅的合影。


昨夜,《通俗歌曲》毫无征兆地,以一种小众的方式口头宣布休刊——仅仅在它不怎么受关注的公众号里发了一篇题目为《珍重,再见》的休刊词。


而这篇文章,却让回忆泛滥了朋友圈。



“泛滥”是什么概念?这枚认证为《通俗歌曲》摇滚版杂志的官方公众号,其每篇原创文章的阅读数平均只有300多,阅读人数相对固定且小众。而《珍重,再见》这篇休刊词,到今天下午,已经接近10W+的阅读量。


对于这枚公众号而言,《珍重,再见》这篇文章应该其开办以来,阅读数量最多的一篇。


而对于整个传媒圈而言,几乎没有哪家媒体的休刊词能够达到这个量级的传阅。


和悄无声息的发布一样,《珍重,再见》没有华丽的修辞与表达。更多是以说明的方式对休刊的原因、休刊后订户资金的返还以及杂志的未来做了具体介绍。其间感谢了读者的支持,并对杂志的休刊表示抱歉。语言简朴的如水融化在水里。


《通俗歌曲》有着小众而稳定的铁杆读者群,其中很多读者的年龄已经达到40+。多数读者进入油腻的中年人行列,喜欢在崔健的演唱会上动情摇摆回忆自己的青春年华。《通俗歌曲》的休刊再次唤醒了一部分人回忆过去的基因,在这本杂志落幕的背后,掩藏着70、80后的中年危机意识,以及对青春时代谢幕梦境般的解读与重构。


1986年底,《通俗歌曲》月刊由河北省艺术研究所创办。



其火爆于整个上世纪90年代。同期的摇滚乐杂志还有《我爱摇滚乐》、《音像世界》、《音乐天堂》、《口袋音乐》、《ROLLING STONE 音像世界》、《非音乐》,以及范娱乐化的《当代歌坛》等。《通俗歌曲》是这些音乐杂志中生命力最为旺盛的。至今31岁。


《通俗歌曲》及《我爱摇滚乐》等杂志几乎伴随着中国摇滚乐成长。经历了崔健、魔岩三杰、打口时代、迷迪音乐学校成立、摇滚音乐节遍地开花、摩登天空成立、独立音乐厂牌兴起等诸多中国摇滚发展的标志阶段,也与很多的乐队及乐评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一些炙手可热的乐评人,当初的媒体之路甚至是从为《通俗歌曲》撰稿开始的。



《通俗歌曲》的网站至今还贴着2018年的征稿启事。这是这家媒体发出的最后的邀请。


在杂志的百度百科里,只有非常简短的介绍:《通俗歌曲》杂志,深入揭示国外流行音乐以及摇滚乐的潮流演变与人文精神递进,广泛传播优秀新音乐及制作技术与先进音乐理念。每期附送15首精彩歌曲的有声CD。


一切如一名摇滚青年一样的不羁,释放着话不多说的造型与态度。互联网在其后以几乎取代了这本杂志的一切。落幕时分,也是一个时代的远去。


就连这本杂志的休刊都透着浓重的摇滚气质——在没有任何预兆且赢利的情况下突然宣布死亡,堪比朋克英雄那场令世人叹惋的饮弹自杀。


很多人在《珍重,再见》这篇文章后留言,大多人都在怀念青春与摇滚的体温。




比如:通俗歌曲真是伴随了我的青春时代,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从最初的小本本儿到后来丰富的摇滚资讯大刊。再见,通俗歌曲。如果有复刊的那一天,我们一直期待着!


比如:从98年至今一直买每一期杂志,不如转做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相信大家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比如:曾经给通俗歌曲写过稿,有生以来第一篇乐评就发在通俗歌曲,赚了20块钱稿费,是在1998年。


这些留言大多写于昨晚。现在想一想,1998年竟也真是20年前了。


如今,可能是最摇滚的一群媒体人,告别了。


完整公告如下


各位读者、音乐人:


你们好。


2017年11月,《通俗歌曲 摇滚》杂志编辑部接到了主管单位河北省艺术研究所的口头通知,根据河北省“一问责、八清理”的工作要求,杂志社需注销企业性质,暂时休刊,编辑部全员解除劳动合同。尽管不同于停刊,但是在与主管人员的会议上,我们被告知以后就算复刊,也仅将作为艺术研究所的内部刊物,不会对外发行,也不会再做关于摇滚乐的内容。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当时已经做好的2017年10月号和正在做的11月号都不得发行,在此向参与这两期杂志内容的作者与音乐人郑重致歉!


已经订阅全年的读者,发行部将会与你们逐个联系进行退款事宜,在此也向各位读者大人致歉!


由于目前正在进行杂志社的清产核资,杂志的官方淘宝店商品已经全部下架,请大家不要再到官方淘宝店进行购买。


主管人员最初在会议上表示将由艺术研究所来斟酌编写杂志正式的休刊公告,希望我们暂时不要发声,但在这两个月里我们催促数次,却一直没能听到关于休刊公告的消息。


所以这并不是一份官方的正式的公告,我们只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向关心杂志的人们说一下杂志目前的状况。


2016年末,《通俗歌曲》杂志迎来了创刊三十周年,这些年里,杂志没有亏损,也避开了敏感词,却依然不得不在2017年末,连一次正式地、好好地告别都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


尽管有太多遗憾,我们还是要向这些年来一直关心和支持《通俗歌曲》杂志的读者与音乐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也祝愿中国摇滚乐可以拥有精彩、美好的未来!


《通俗歌曲》编辑部


2018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