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思聪、周鸿祎一起大撒币的奉佑生是谁?

来源:蓝媒汇 0

作者 | 张熹   来源 | 蓝媒汇


“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1月8日晚,王思聪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动态。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似乎对于这个排名极度不满,于是开启了“撕葱”模式,他也发了一条朋友圈怼了回去:“我是12月24日开始撒的”。奉佑生特意强调了映客推出的时间是2017年的平安夜,从时间上讲,要早于王思聪的“冲顶大会”。他还提到“我准备了10个亿,我会一直撒。”也许这样说才能让自己显得更有底气。随后,映客的投资人朱啸虎在下面点了个赞。



和经常伴随着“怒怼”、“炮轰”、“手撕”等新闻出现的几位互联网大佬相比,之前的奉佑生很是“低调”。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映客自己借钱给宣亚国际来收购自己”的资本腾挪术挣扎了7个月,还是以收购失败告终,奉佑生的套现梦碎。如今竞答直播的火爆,又让他看到了风口上的希望。奉佑生的这场10个亿豪赌究竟能赌赢吗?



1


1月9号,奉佑生又发了一条朋友圈:“在线答题首单一亿广告主落定,芝士超人赢得趣店旗下的大白汽车分期1亿广告订单。”芝士超人是映客旗下的问答游戏APP,那时距离其上架应用商店才不过6天。



如果非得给映客和趣店找一个合作的相似点,那大概就是它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方——昆仑万维。


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在趣店上市后,通过出售部分股权就立刻套现了3.45亿元。


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同年9月22日,昆仑万维将手中3%的映客股权转让给了嘉兴光信九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个月的时间,昆仑万维就套现2.1亿元。


超高的回报率也让映客和趣店成为了周亚辉最为得意的投资项目,朋友的朋友就算是友军了,老铁们互帮互助,没毛病。


无论如何,这笔生意对于罗敏和奉佑生都是乐于成见的,前者,因为趣店赴美上市后的一系列风波,已经很久没有接受公众采访了。


而此时的映客更是陷入了一个十分胶着的状态中。

去年4月,刚刚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不到两个月的的宣亚国际就宣布停牌。随后,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拟收购蜜莱坞(映客直播母公司)约48.25%的股权,彼时映客直播的估值为60.60亿元,而最高峰时,其估值达到70亿元。



而近28.95亿元的资产交易中,宣亚国际仅需付7.39亿,其余的21亿元以增资的方式重新回到了奉佑生等映客原股东手中。也就是说,奉佑生个人即使套现12亿元也未能离场。


有人将这场“以小搏大蛇吞象”、“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看作是第二个赵薇万家文化事件。证监会处罚了赵薇等相关事件人禁入市场5年,而宣亚国际和映客的重组计划,也以收购失败告终。


映客与宣亚国际的交易,同时也是反映了奉佑生“急于卖身”的迫切心情,直播行业经历了2016年的风口期,到了2017年,随着监管收紧以及资本的退场,迎来了一系列的倒闭和收购潮,市场环境不容乐观,在互联网创业公司的估值10倍20倍增长的今天,映客的估值没有增长,反倒下滑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映客想借宣亚国际之手“曲线上市”的计划破产之后,奉佑生很有可能会谋求单独上市,但IPO之路的难度可想而知,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盈利问题。数据显示,映客2016年净利润是4.8亿元,2017年一季度,映客收入10.35亿元,净利润为2.44亿元,其中大部分来源于直播用户充值打赏,而广告占到的比重微乎其微。


奉佑生自己也说过,打赏不是直播平台的长久之计,引入广告才能获得真正广阔的长久空间。此时答题风口的出现,或许对于直播的未来充满了想象空间。趣店的亿元广告大单会是一个 很好的开始吗?


2


“撒币大战”并不是奉佑生和王思聪的第一次交手。


2015年5月,映客正式上线,同年9月,王思聪宣布投资17直播。那一次,也是娱乐圈纪检委最先在微博上给直播行业打的CALL,国民老公对自己发掘风口的能力一向颇为自信,“我不会过分追求热点,因为很多热点都是我最先创造或发现的,比如直播。”


所以这一次,王思聪可能还是坚持认为是自己在三十岁生日那天,打响了撒币大战的第一枪。


17直播虽然打着擦边球把直播风口炒了起来,但是自身却没存活多久就因涉黄惨遭下架了,而它所带来的红利则都被映客、花椒等平台瓜分了。



此后,王思聪对直播行业也没有放弃,他又成立了熊猫TV并亲自出任CEO,进军游戏直播领域。直播平台经过了一轮又一轮洗牌过后,还是冤家路窄,如今,奉佑生和王思聪、周鸿祎又坐到了同一张牌桌前面。


奉佑生的映客直播能在直播大战中存活下来,恐怕很大程度要归根于他是湖南人的缘故。传闻奉佑生从小就聪颖过人,4岁学会打扑克,5岁学会打字牌,8岁搓麻将能赢过村东头一屋子的老头老太太,赌博天赋与生俱来。


湖南那地方人杰地灵,出来的人才多半不是当官的,就是发财了,就连刘强东富后都跑湖南寻祖宗。公务员出身的奉佑生人生中的第一场赌局就是辞掉“铁饭碗”,去了A 8 音乐的前身华动飞天公司,做开心听和多米音乐,后来又开启了创业之路,先后做了蜜live和映客等视频直播类产品。


同为老乡,有人经常拿奉佑生和快手的创始人宿华进行对比。映客早期主打“素人”直播,集合了民间高手、曲艺达人、长腿美女、搬砖民工……确实和快手一样接地气,后来奉佑生又给映客加了个类似于美图秀秀“实时美颜”功能,口号干脆就叫“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当映客账户有1个亿的时候,奉佑生就敢拿出8000万,在湖南卫视、滴滴、院线、爱奇艺等平台进行广告投放。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如今能为了答题直播砸10个亿。


2015年12月,奉佑生又和老家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栏目合作,弄了个电视台和直播互动,映客很快就在年轻受众中打开了市场,后来融到资的映客又花了很大的价钱冠名了《我是歌手》的全国巡回演唱会。


在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开始前的两个月,奉佑生又下了一场赌注,他一口气签了 20 多个运动员,赌这帮人能成为冠军。结果一个冠军也没有,好在还有表情包里的“泥石流”傅园慧,此后又有刘涛、蒋欣、王凯、BigBang等明星为映客造势。


即使是明星也有热度退减的一天,但人民币永远不会,只要有充足的弹药支撑下去,奉佑生就能拉着朱啸虎,怼着王思聪和周鸿祎一起撒币到老。那么问题来了,像趣店罗敏这样的广告主,究竟能有几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