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下载了这些直播竞答 App,我感觉每天错失几个亿

来源:创业邦 0

题图来自《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1

最近办公室小张的 schedule 可谓排得很满,但她享受着这种明星赶场般的感觉。


1 月 10 日中午安排如下:


11:00,参加西瓜视频 " 百万英雄 " 奖金 50 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2:00,参加花椒直播 " 百万赢家 " 奖金 100 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2:30,参加 " 芝士超人 " 奖金 20 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3:00,参加 " 冲顶大会 " 奖金 5 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为此,她会设好闹钟,提前安排午餐,并提早给手机、iPad 充满电,坐到自认为办公室网速最好的工位上,以防因为网络问题掉线而错失理论上仅有 1/5314441(3 的 12 次方)的获奖机会。




不过,小张和普通玩家不一样。她在冲顶大会和百万英雄里各有一张复活卡,在芝士超人中更是拥有 3 张可在单场使用的复活卡。有时候她还会拉拢名校毕业的同事一起参与答题,但是因为在之前一次竞答的最后一道题目中 " 北大第一任的校长是谁 ",她听信了北大同事的答案选择 " 蔡元培 " 而错失奖金(正确答案是严复),之后她决定孤军奋战。


同样的事情,小张晚上还要再重复一遍,跑遍各大平台答题场,乐此不疲,而一旦错过了其中哪一场,她都觉得自己错过了 1 个亿。


在数十场的竞答中,小张共有 2 次通关拿奖的经历,一次分摊到奖金 5.5 元,一次分摊到 17.26 元。为此,专心研究区块链的同事 Sophia 表示很不屑,她随便一个微博问答就能赚上千元。




每当这时,小张都会义正言辞地表示:" 我看重的根本就不是奖金,而是竞赛本身的刺激和快感。" 话毕,她就转身去复习那些在答题过程中出错的题目,以便在别的场次厚积薄发。小张坚信天生我才,更坚信艰苦奋斗,所以她拒绝一切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等外挂开黑手段," 那会失去答题本真的乐趣。" 即使奖金 5 元,她也赢得踏实、高兴。


此外,小张还熟悉每个平台的题目难易程度以及奖金丰厚程度,如若因为其他事情打乱她的计划,她会理性地做出选择性放弃。


小张一直做事就精细,在这种账上,她从没吃过亏。


2


而远在几千米之外的另一处写字楼里,则是另一番繁忙景象。


" 冲顶大会 " 的创始人陈桦已经在办公室熬了好几个通宵,一直到凌晨 3 点她还在回复记者给她发来的问题。




在当下这种多家直播竞答混战的紧急关头,她每天要花巨量的时间打磨自己的产品,从而保证直播能顺利进行,服务器不会崩,保证资金池能吸引来观众,保证题目的难易程度刚好适中,可能还要考虑自家的产品不能让王思聪公子在公众面前丢了面子,可谓呕心沥血。陈桦和王思聪正是结缘于 " 冲顶大会 " 这款产品。


2017 年 10 月,陈桦看到美国的在线直播知识竞答产品 HQ trivia 这一模式,试玩后觉得很有爆款的潜质。


此外考虑到,像《开心辞典》等这类答题节目一直以来都是很成功的节目形式,这个模式永远有吸引力,永远不会过时,况且现在网络直播给了竞答互动绝佳的机会和体验。陈桦决定在中国也弄一个。


带领团队开发出第一版产品后,陈桦把产品拿给周边的亲朋好友测试,并征求意见。在朋友的介绍下,王思聪也看到了产品,并表达了强烈的兴趣,更决定成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陈桦非常感激,而王思聪也格外认真,既出钱又出力。除了在产品设计上出谋划策之外,王思聪还经常参与答题,并在直播中发弹幕评论。陈桦是 1988 年出生,在此之前,她还有过两次创业经历,她创办的第二款产品就是年轻人比较熟知的 " 节操精选 "。

追溯到 2009 年,她还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书期间,就曾在央视春晚制作部实习,并以实习生的身份制作了当年春晚压轴的节目小虎队表演的背景视频。


敢做敢拼一直都是陈桦的风格,她也一度很信奉 Facebook" 破除陈规,行动敏捷 " 办事准则。


3


这几天,像陈桦这样忙碌的产品人还有更多。


自从王思聪 1 月 3 日在微博上宣布撒币 10 万给通关者发奖金,直播知识竞答战场就快速展开了军备竞赛。




根据 Apple store 上传版本显示:冲顶大会在 2017 年 12 月 23 日上线;


芝士超人 2018 年 1 月 4 日上线;


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 2018 年 1 月 6 日在 App 内推出核心功能模块;


而后续花椒直播和一直播也都跟进推出了新产品。


而为了提高用户的兴趣,吸引更多的人来平台上答题,各家也使出看家本领。


有人把奖金提到了 101 万,有人邀请王凯、谢娜等明星坐镇,更有人尝试新的游戏规则,比如血战到底,最终剩下最后一人获得最终的 101 万。


只有几夜没合眼的程序员一言不发,他认真处理着每一个产品的功能更迭要求,渴望熬过这段时间,拿到老板应允的双人马尔代夫度假游。


就在前些日子,他的女友还抱怨他的圣诞礼物不够浪漫。为了满足女友的心愿,他觉得现在受再多苦也乐意,即便自己还在穿特步运动鞋。


各大平台奖金的竞争还在水涨船高,但长久撒币下去肯定不行的。而有小张这样的流量在的地方就有利益,于是美团和趣店纷纷开始广告赞助这些直播平台,甚至开设品牌专场。


1 月 9 日,美团王兴给花椒 13 点场的直播投了 100 万作为奖金池,并在答题过程中植入 4 道问题;趣店大白汽车分期给 " 芝士超人 " 投了 1 个亿。



4


在这场游戏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快乐中。


直播平台因为巨额广告赞助而弹药更充足,金主们靠巨款和风骚的走位先赚一波流量和品牌露出再说,答题小张们也因为奖金升级而斗志更加昂扬。


老赵也依稀记得当年江苏卫视《一站到底》和央视教育频道《天才知道》刚出来的时候他的答题激情,但这次他在这波直播竞答中没了小张那样的热情。




在老赵看来,对于很多自带流量的平台开始趁机搞直播竞答无非是为了拯救陷入瓶颈、客流稀少的直播业务,通过利用小张这样的吃瓜用户发放邀请码完成用户拉新,或者说让直播业务再唤起第二春,顺带还完成一次从美女巨乳秀场到知识变现平台的华丽转型。对于答题小张们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参与直播竞答的用户与以往看直播的又有多少交叉用户?这种产品带给用户的长期价值是什么?老赵还是心存质疑。


而对于独立平台的冲顶大会来说,陈桦则笃信到春节前后一定会远超过 100 万用户同时在线,她也认为这样的直播综艺将会是电视节目未来形式的初显,在这样的原则上,她带领团队还会不断地开发新的内容。


老赵不禁感叹,当代互联网,果然疯狂的一刚,说罢吃起了刚买的驴打滚,一旁研究区块链的同事 Sophia 立马上前讨论说,这是当前的网红面包 " 脏脏包 ",听了这个称呼老赵越发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