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磊,迅雷内讧的杀手或帮手

来源:蓝媒汇 0


作者:郝博闻 来源:蓝媒汇


迅雷最近不错。除了那场尽人皆知的高管吵架外,一切还可以。


况且新上任一百多天的CEO陈磊,确实交出了不错的答卷。


其2017 年Q3财报飘红。当季迅雷总营收 4730 万美元。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它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到 2080 万美元,环比增长 32.4%,同比增涨 64.9%,其中云计算收入环比增长 24.4%。


这家老牌下载网站在经历了强制安装、强制付费、速度慢等问题后,终于由新CEO成功转型为一家云计算服务公司。


居然还发行了一种采取区块链技术的代币,玩客币。


据说一上市就成为惨淡币圈的热炒新宠。


最新的话题是,高管吵架的一方指责陈磊发行的玩客币无视国家禁令涉嫌违法ICO。


而双方和解之后,陈磊则面对与整个币圈的一场战争。


更有人指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技术天才布局的一场骗术。陈磊掌管的迅雷背后另有高人。


他导演了一场迅雷的江湖内讧。却置身度外,如影随形。



1.


11月28日,迅雷内讧。


一天中,迅雷与旗下迅雷大数据展开四个回合的公告发布战。不断的爆料与见招拆招中,新晋CEO陈磊与老派迅雷管理者被推上了前台。


简短截说这件事。


28日上午11时,迅雷突然发布了一枚公告。说迅雷金融等相关业务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


翻译一下。就是说,迅雷大数据公司及旗下一些夹带“迅雷” 二字的产品,如“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都不能姓迅雷了。这些产品已经在官方网站中全部下线了。


这相当于自己用左手抽了自己一大嘴巴,右手急了。


于是在另一方迅雷大数据的回应中,很是委屈地说母们是经迅雷董事会批准设立的,迅雷投资入股的一公司,商标流量资源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母门受协议保护你丫诬陷栽赃云云。


顺便还爆了个料:迅雷CEO陈磊主导的玩客币为变相ICO、非法集资骗局。且玩客币并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


然后又是几个回合的较量。双方说了一些撕逼专用的狠话。比如谁挖了谁的墙角吞了几个亿的资金,谁应该被法办等等。不过总的来说,都没有玩客币涉嫌ICO这件事儿来的凛冽。


到这,这件事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了。


不过说到ICO,9月份的时候,包括央妈在内的七部委共同发文,给当时红的发紫的代币ICO下了定义:ICO是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这相当于给ICO判了死刑。


当时,连李笑来这样的币圈大佬都险些跪了,连发好几条微博同ICO划清界限。所以如果陈磊这这么玩了,那就是真的知法犯法。


不过这个特大爆料随着12月3日的内讧和解就宣告流局了。陈磊继续做他的玩客币和星域CDN等云端服务。另一方唱罢,就决定以后不用迅雷的名号了。双方基本分手。


就在“迅雷们”达成和解的这一天,陈磊还代表迅雷去了乌镇参加互联网大会。他穿着西服接受了央视《东方时空》的采访,央视的记者毕竟还是识大局,探讨了一堆技术性问题,就没再问其他的。


到是转天,一家门户网站的记者逮住陈磊,有用没用的铺垫了一堆后,话题引入了“内讧”一事。不过陈磊也不愿多言,称双方正在积极沟通解决。


闹剧看似是过去了,双方diss了几个回合,最后谁也没占到便宜。



不过这一轮看来是真正的撕破了脸,此前也有迅雷前员工在传陈磊和迅雷内部的老派管理者不和,不当下人们对这种别人家里的破事都没什么兴趣。


因为,在网上玩客币已经涨疯了。



2.


如果真如公告中所说,客币并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那也阻止不了禁止ICO背景下玩客币的火爆。


陈磊当年以技术大佬被招募到迅雷做CTO,能走到创始人邹胜龙让出CEO位置这一步,主要成绩是独立了迅雷旗下的网心科技,并搞了一个明星产品星域CDN。不过坊间还流传着雷军从中插手这一版本,这是后话。


抛开复杂的技术问题,星域CDN就两点:快且便宜。这就吸引了很多直播、视频平台的加入,比如爱奇艺、小米、陌陌、快手等都是星域CDN的客户。


可以说陈磊搞的星域CDN这个产品,一不小心就让迅雷转型为一家提供云服务技术的企业。之前呢,迅雷顶多算一个臃肿的老牌下载平台。


陈磊团队根据星域CDN的共享计算节点功能,设计了智能硬件设备赚钱宝。这个产品的商业模式就是分享用户闲置网络宽带资源,然后迅雷在星域CDN网站上将这些闲散资源打包卖给视频网站、直播网站等需求客户,再将一部分收益返还给用户。


尝到甜头的迅雷,今年在此基础上又换了一种玩法,叫做“玩客计划”。在其中加入了时下流行的“区块链技术”,“挖矿”,“数字货币”的概念,也是这次口水战的主角——“玩客币”。


至于玩客币到底有没有使用区块链技术,其实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知乎上有技术大牛一口咬定没使用区块链,当然也有肯定的回答。而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拿不出切实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是对的。


所以技术的问题交给技术去解决吧,反正也无法阻止玩客币火的一塌糊涂。


眼下想要获得玩客币,必须参与如比特币生产所需的挖矿。迅雷已经准备好价格仅需399元一台的矿机。


不过不好意思,因为购买人数太多且矿机在11月的时候发售有限,因此单价已经被炒到2500元一台。


不过即便你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因为在11月底,预约矿机的人数已经达到1900万人。


没错,1900万人。就是这么夸张。


一个原因是因为七部委禁了ICO、关了交易所后,大量原来趴在矿上的热钱无可去。另外一个原因则和玩客币设计的生产机制有关。


玩客币总量设计15 亿个,其中挖矿12 亿个,从今年10月12日起每日挖矿产量 164 万个,产量每年衰减50%。而价格也从最初的 1 毛钱一路飙升到了如今的 3 元多,涨幅超过 30 倍。


这似乎又是一个牟利的好时机。但你要问币圈人怎么看?币圈人觉得不OK。


币圈的人说,搞互联网的在夕阳产业里混久了,跟不上时代了。玩客币是在七部委禁止ICO的大背景下发行的,而迅雷早就看着李笑来们眼馋,这个时候发行代币基本上就是趁火打劫。


其实是不是趁火打劫,有没有区块链技术,乃至谁来站台,谁在炒作矿机,对于迅雷来说都不重要。迅雷更在乎的数字,是市场反射的成绩单。



11 月 16 日晚间,迅雷发布了2017 年第三季度财报。当季该公司总营收 4730 万美元。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它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到 2080 万美元,环比增长 32.4%,同比增涨 64.9%,其中云计算收入环比增长 24.4%。


拿出这张成绩单,陈磊应该是笑出声的。因为很明显云计算已经成为了迅雷一项重要的业务分支。而推出玩客云,正是其在过去第三季度中的一项重要举措。


当初请来陈磊的人是邹胜龙。很多年以来,这个维系迅雷在市场上行左转右的掌门人是和陈磊一样低调的技术男,如今陈磊的到来,似乎是在为他和迅雷解绑。



3.


陈磊也是搞技术出身。也因为迅雷的云服务,被称为站在直播秀场背后的男人。


在币圈,人们普遍认为陈磊的颜值没有李笑来高,甚至不比薛蛮子,所以不能出来站台,玩客币也就没什么前途。


其实这是没什么可比性的。1996年的时候,还在福建师大附中的陈磊去匈牙利参加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拿了一枚金牌回来。他一看,其实同去的三个人一人抱着一块金牌。


那时候他遇到了还在成都七中的王小川,几年后,两人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成了校友。


陈磊第一次接触计算机是在初中,他父亲送了他一连屏幕都没有的计算机作为礼物。所有内容只能通过一卷纸打印出来。天才早期就使用这个家伙掌握了初级的编程和算数。


等到他正式学习计算机就时,已经是高中时期的事了。那时他开始编程序、参加竞赛。他编写的第一个程序是画迷宫,是程序员的经典游戏,就像现在程序员扎堆的论坛里见到类似作品那样。


据说一本关于图灵获奖者演讲的英文书,真正让他迷上数学和计算机。书中提到东尼· 霍尔用汇编语言挑战了当时世界最快排序算法 Shell Sort 的故事,为陈磊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也许天才的形成还得益于他的家庭教育。比如他从小没有挨过打。父亲的教育方式就是讲道理。即便犯错之后,陈磊经常站着被教育三四个小时。他自己回忆父亲知识面很广,能从历史、生物、政治讲到天文地理。


甚至有一次陈磊的爷爷看不过去了,递给父亲一根棍子:“你要不打他一顿吧,你这么说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不过,这个计算机爱好者最终的成功,算是选对了行业。后来他去了盛产手艺男和互联网魁首的清华大学学习计算机,而后更是到世界排名前二十、美国排名前十的研究型大学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深造,并获得计较机系硕士学位。


结业之后,陈磊先后就职于美国微软、谷歌等科技公司,从事大数据存储系统、开放式AJAX API、Web视频会议系统,以及Portal Server等研发和办理工作。


2010年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这一年,云计算成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活跃的新兴题材,经过此前两三年的概念消化,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加大布局力度。


其实09年年底,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 就发布了未来三年值得关注的新技术,其中,云计算位列榜首。


2010年,陈磊回国加入腾讯,负责腾讯云、开放平台、社交广告系统等业务。当时腾讯的 CTO 张志东对陈磊的评价是:他几乎是腾讯上下为数不多能够留下来、真正对腾讯做出贡献的海归派。


从2012年开始,陈磊的人生如同开挂。年初负责腾讯广点通,一个月内实现收入翻两番,突破100万日营收,到年底,日营收突破500万。


另外他负责的Qzone 开放平台,页游流水一度接近行业总流水的50%。


甚至他会选择弹钢琴来减压。他把儿子学了一段时间就不学的钢琴放拿来自己弹。没有课程也没有老师,只是每天早晨坚持弹个十几分钟,“五六年下来陈磊已经能非常熟练地弹奏十几首曲子了。”


不过眼下,陈磊可能得多弹几首,因为这样一个学院派的商业奇才,要面对的是另一场战争了。



4.


陈磊面对的战争,眼下并不是迅雷老一派管理者。而是他亲手创造玩客币。


当初迅雷决定推出玩客云的时候,作为CEO的陈磊就已经考虑到了玩客币可能面临的局面。


迅雷官方曾明确说明,玩客币在发放过程中不向用户收取或支付费用,不涉及到任何形式的人民币交易。


这就是说,作为一种代币,玩客币不参与任何ICO。


陈磊在早前的采访中也讲到:交易平台会增加玩客币的风险,因为它是用一种给某一个币去定价的方法,去刺激整个市场,手段有的时候是极其恶劣的。


这之后,比如想要得到参与玩客奖励计划的资格,迅雷要求客户需要去做芝麻认证。


但事实证明,这一切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终究没有能够取得陈磊原本想要获得的效果。


11 月 4 日,为了杜绝交易平台上线玩客币,迅雷发布公告宣称,没有公布过玩客币钱包代码,交易玩客币的网站均未得到其的允许,同时发了律师函要求对方不能交易玩客币。


时隔 18 天之后,11 月 22 日,针对目前玩客币的疯炒,迅雷再次连续发布两条公告。


一方面,在12月中旬,玩客币钱包程序将开启实名认证机制,届时未完成实名认证的玩客币钱包账户,将无法使用转账功能。


另外,将于 12 月 5 日在玩客云官方网站开启不限量预售活动,希望通过增加玩客云设备的供应量,来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困局。


迅雷开启实名制,这可能是现阶段解决困局比较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对大流量的货币流通进行监管。


但是此举让大批购买者的涌入也难以避免。


而矿机数量的增加,会带来玩客币数量的增长。这是一种利用到场人数增加来稀释单个玩客币价值的办法。


看似快要失控的局面,陈磊正在和一大笔钱还有上万韭菜、炒家、大佬作斗争。在币圈,有人甚至认为迅雷这样做是刻意而为之。


因为每次“放水”,尽管稀释了代币的价值,但另一方面却也能加了迅雷产品和陈磊团队的曝光度。


有怀疑论者认为,当越来越多的人涌进这个市场,陈磊和迅雷的算盘可能才刚开始打响。


还记得打败了老派管理者的迅雷CEO陈磊,他的背后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