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新媒体,鹿晗宣布恋情会造成多少流血事件?

来源:记者站 0

文|边瑾  



狂热的粉丝,注定会在当下的社交媒体中占有显赫的一席。


就在鹿晗关晓彤公布恋情的3个小时后,微博便有网友称“西南大学,鹿晗粉丝伤心跳楼,生死未卜。”



即便随后,西南大学官微就出来辟谣,但由于网络平台的瞬时传播性,还是没能遏止住失态的发展。



而后,更有其他网友自曝为鹿晗割腕,引发广泛关注。



网络确实加速了“负面信息”的传播,新媒体的介入更给“负能量”以炫技的平台。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无限的网络空间给予网友们宣泄的端口,也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



反观旧时,粉丝们的行动可就没那么“含蓄”了。


1982年,日本一纸媒就曾报道称,日本一位女学生因痴迷成龙意外从火车站台跳而卧轨自杀。



另有报道称“保守估计1979-1982三年中有6名少女为痴迷成龙企图自杀。”



此消息一处,成龙在粉丝和舆论压力下,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结婚计划。即便在1982年底儿子房祖名出生,成龙仍然选择隐婚。



而这一隐就长达20年。直到2002年成龙母亲在澳洲病逝,林凤娇携儿子房祖名匆匆赶赴奔丧,两人夫妻关系才真正公开。




在那个纸媒依然盛行的时代,明星与粉丝间是存在沟通障碍的。


明星无法第一时间获取粉丝的希冀和情感波动,只有在“负面影响”出现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或动向的影响力,但却已无法挽回。


粉丝呢,只能单一的从报纸上获取明星有限的动态,一腔的崇拜和愤懑无处诉说,那么当得知自己深爱的偶像发布婚讯,无处发泄的情感也就随之转变为极端行为,虽无法苟同理解,但细想也能明白其动机。


同时代更震惊中外的事件要数约翰列侬被枪击事件了。


1980年英国Daily Mirror就曾报道12月8日晚,披头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在纽约曼哈顿公寓前被枪杀。



据获悉,青年时期的查普曼就非常迷恋披头士乐队,尤其是主唱列侬。但在1966年,列侬说了那句著名的言论“披头士比耶稣更有名”。此举激怒了信仰耶稣的查普曼。



由此,他对列侬由爱生恨。


纸质媒体的传播态势,本质上是单向性传播,能够产生和引领舆论,却无法掌握具体舆情。粉丝们唯一可以表达不满,亦或是创造被偶像关注的机会,唯有伤害自己,甚至伤害他人。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电视媒体出现而得到好转。


2000年11月25日,木村拓哉在东京巨蛋的舞台上,对着全场大喊了一句,“我要结婚了”。



自此,工藤静香成为日本女性公敌。粉丝们给她寄恐吓信和带血的恐怖娃娃,工藤家里被泼红油漆,至有粉丝直接寄了挽联血书给事务所。而工藤静香也蝉联了好几年全日本最讨厌女星。


而另一位同样是日本明星,前田敦子的遭遇或许没有被人恐吓那么糟糕,但却像鹿晗一样,粉丝以伤害自己作为报复。


2012年前田敦子在AKB48琦玉Super Arena三日公演的最后一日闪电宣布单飞。据目击者称,场外某30岁宅男随即使用随身带的美工刀切腹。



电视媒体的出现只是更新了传播方式和维度,根本上并没有改变单一的传播方向。在这个时代,明星的直接情感被输出,但观众仍然是处于被动方,双向传播依然没有实现。


从这个角度而言,电视媒体的出现,实际上对粉丝的疯狂“有弊无利”。



随着网媒的出现,双向互动初见雏形。


但显然,天王刘德华没有赶上互动缓冲舆论的这班车。


疯狂粉丝杨丽娟的事件不断在网上发酵,并最终以家人倾家荡产、其父自杀结尾。也许是这件事的阴影让刘德华后怕。



早在2008年就与朱丽倩登记结婚的华仔,却到转年朱父过世后才真正公开。



为了安抚歌迷并附有一封道歉信。



这一举动,算得上是安抚粉丝的教科书级示范。也在一定意义上利用到了网媒的特性。


当粉丝因为喜爱崇拜而想把明星据为己有,进而造成恐吓伤害行为,甚至成为“夺命人”,这样的崇拜已然“病态化”。


而新媒体于这种“病态化”却是利大于弊。


一方面,基于网络的时效性和超时空性,事件往往能在瞬间无限传播,重大资讯如此,明星八卦更是亦然。


而本身具备话题性的粉丝负面事件又给了媒体极大谈资,报道和吐槽根本无从遏止。


另一方面,新媒体更拉近了明星和粉丝的距离。当传播不再是单向,粉丝的情绪也就有了发泄口,或褒或贬言论完全自由,这就缓冲了极端情绪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