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去世一周年,百度做了这么个软文…

来源:蓝媒汇 0

DNA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在吃了一口重庆烤鱼,品尝了辣椒的味道之后,竟然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爹妈亲生,是从重庆被拐卖的。



常混在社交媒体上的话,你一定注意到了这个故事,更夸张的是,事后证明当事人付贵,在上网寻亲后,确实是被拐卖的。猎奇、巧合,并且契合国人“吃货”的天性,刷屏也就顺理成章。


但有可能,这这届百度公关精心策划的一个软文,没准关关1号、关关2号等这届百度公关在办公室,看这刷屏之势,偷偷在笑。



源于百度软文


其实关于当事人付贵的寻亲事迹,早就被百度拿来作为成功案例,予以官方推广。


4月11日,百度官方公众号便推送 “付贵回家”这一文章,文章描述了,付贵在百度跨年龄人脸识别系统以及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成功与亲人团聚。




百度总裁张亚勤还为此发表了自4月以来的第一条微博。4月12日深夜,张亚勤转发了百度的“付贵回家”文章,并敲出以下字体:AI=爱。百度的“AI寻人”,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成功帮助一个被拐27年的孩子找到了亲人。




很显然,付贵回家是一个赤裸裸的百度品宣软文。


甚至在昨天,各大媒体都发表了相关报道。从多数文章标题关键词“百度人脸识别技术”、“寻亲成功”等来看,这就是百度有意识的购买媒体版面,进行软文推广。


北京晚报便在昨日出刊的报纸10版刊发付贵回家的报道,虽刊发在新闻版面,但署名与同班版文章的署名位置不一致,不是在文章前便标注“本报讯 记者xx”,而是只在文后写上“文/刘洋”。此外,澎湃转载了该文。


有北京晚报记者称,这就是一篇软文。


不过,如果以软文论的话,很显然难以在今天于社交媒体爆发。更何况,吃瓜群众越发精明的目光下,软文的传播,通常即吃力,又不讨好。


配合的一次炒作?


所以,要走些歪路子。一时间, “嗜辣”成为了付贵寻亲的原因,成为众人兴奋的爆点,甚至也点燃了媒体官微的转发兴趣。



微博提示:当事人已回应


究其根本在于,今早一则网友 “猫粮的动画馆”,实名认证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薛燕平所发表的微博中称,他听央广新闻讲了一个故事,一名男子因为吃烤鱼觉得很好吃,进而对不爱吃辣的家人产生怀疑,于是想到自己可能是从四川被拐卖的,随后上网寻亲竞真的找到了亲生父母。他随之评论称:可以拍一部电影《舌尖上的人贩》。


这个被网友称之为“剧本,连知乎都写不出的”故事,迅速引起了广大围观,转发、评论、点赞等互动度极高。甚至得到了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新闻面孔》编辑崔天奇的作证,该故事正是他讲的,并不是段子,并对相关事实比如不是西川,而是重庆进行了更正。


随后,中国之声的官方微博,同样转发了“猫粮的动画馆”的这篇微博,并强烈表态,真的不是段子!




之后大多数的主流媒体官微,援引中国之声,都对该事进行了转发以及关注。


虽然中国之声曾贴出崔天奇彼时所讲的原文,提及了“付贵记得小时候做过很长一次火车,他怀疑自己是被拐来的”等相关信息,但所有人似乎都被网友 “猫粮的动画馆”提炼出来的观点所吸引,很明显后者的观点,更加猎奇,更有爆点。


人们被噱头吸引而来,再稍微一了解, “嗜辣”觉醒了付贵寻亲的意识,百度的人脸识别就将登台。


这会是一场完美配合的炒作吗。


魏则西事件一周年


崔天奇亦曾发表微博回应质疑称:烤鱼固然很讨喜,人脸识别更可爱。咱是不是标题党,看完原文您再来。咱也不做软广,只做硬广。


而根据中国之声的官方公众号,崔天奇所讲事情的原新闻得来于,一个“在城南”的微信公众号所发表的作者为“百小度”的《从重庆到福建:被拐27年,付贵回家》文章。


后者,自然是百度的官宣软文。


其实围绕付贵嗜辣的描述,是出自于“付贵回家”参与者之一百度企业社会责任部门员工石江龙之手。他在回忆中称,付贵说他很喜欢吃万州烤鱼:“我们家里人口味都很轻,只有我口味很重,喜欢吃麻的、辣的,特别是烤鱼上面的那层花椒,吃到嘴里又麻又辣,我最喜欢吃。”


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判断标准。


在石江龙的口径中,如果不是知道那段童年被拐的经历,如果不是听他说莫名喜欢吃辣,他决不敢相信,这个一口地道福建口音的汉子,曾经是一个重庆娃。


你看,那个重要前提已经摆在那里,付贵知道自己童年被拐,这才是真相。


但在为抢速度,而没有核实,或者有意无意地忽视这点,选择更利于爆点的噱头,媒体们纷纷中招了,帮助百度更大程度上扩大了传播影响力。


百度官方公众号今天也借机再次推送了“付贵回家”的背后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距离魏泽西事件恰好一周年。一年前的今天,百度正因为魏泽西事件深受媒体、公众职责,甚至长时间陷入舆论危机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