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渣记者就让新闻业蒙羞了?

来源:记者站 0

从昨晚到现在,“南方日报记者成希被指诱奸女实习生”这件事充斥着微信群、朋友圈,新闻业内激辩犹酣。从我的三观出发,我认为业内有一些言论实在荒唐,特别是某些人认为,成希让新闻业蒙羞了!


我郁闷,一个渣渣记者成希何以让整个新闻业因此蒙羞?


“渣渣”不是我说的,是看过新闻的网友说的,是新闻同行说的,甚至是成希的同事说的,也是我最好的朋友Z早就告诉我的。


Z是个女生,毕业前在南方日报实习。


“这个成希,当初在电梯里遇到他,他主动和我说话,得知我是实习生,就要了我电话说以后会带我采访。作为一个实习生,内心的确是高兴了一下的。过了没几天,因为他自己报道出现重大失误,某政府部门找他麻烦,他居然甩锅给我。看清他人品后,我就把他拉黑了。当时心情的确不好了一段时间,给朋友吐槽了他。”


现在我回想起Z吐槽时的表情,写满了沮丧,而且自己受了委屈还不跟单位申辩,甚至都没有跟带她的实习老师讲,就那么忍过去了。毕业后,Z没有留在南日,现在一家省级都市报做记者。


此外,在微博、朋友圈,看到不只一个人南方系的同行表示成希“很渣”,不只是职业素养渣,最重要的是其人品渣。


成希是个渣渣,这一点没有必要争论。但是,由成希推及南方系,进而指摘整个中国新闻业,而且诸多新闻业内人士持此观点。


“这事儿太正常了,南方系有这个传统···”


“这有什么,国内好多媒体的记者都带实习生开过房···”


·······


一时间,好像“记者和实习生啪啪啪”成了业内潜规则,说得比娱乐圈发生的事儿还精彩。(如果是我too young too simple,请告诉我。)



今天下午新京报旗下公号沸腾发表评论文章——《“不和实习生谈恋爱”应是新闻行业铁律 | 沸腾》,且不说这个建议是否“奇葩”,文中称,“作为新闻从业者,看到这种事除了感到脸上无光,我自觉还有一点义务说清楚其中的是是非非。”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职业羞耻心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成希事件跟我有半毛钱关系,纵然大家都有着新闻从业者的身份,但整个故事的主谓宾是“成希诱奸实习生”,主语不是“记者”,不能给该事件贴上“记者”的标签。


当然,偏偏一些媒体、自媒体的稿子标题就是“记者涉嫌强奸”等诸如此类,那些说媒体面对自身行业污点而噤声的网友显然不对。通过成希这件事,我觉得媒体人黑起自己来毫不客气,把个人道德问题黑成了行业风气如此。


近年来,新闻的行业地位每况愈下,媒体人的自嘲自黑都能理解,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请别不负责任地捎带着他人,一个渣渣成希不足以让整个新闻业为此蒙羞,那些上升到行业角度讨论的人比较可疑。


一位业内人士就此评论,“我们用不着借此反思新闻行业风气或制度沉疴,用不着。借该事件去攻击南方系或南方系记者,不是无知就是无良,或者是无知基础上的无良。”


我也无意为南方系洗地,更不是说自己清高,只想表明,成希行为系行业个案,荣辱皆是他一人,同业者无须为此作惊讶状,能去调查此事揭开真相的很好,如若不能就坐等官方调查结果,莫做损人不利己的事。